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交通运输部派出督导组 现场督导整改

甘肃省折达公路考勒隧道工程

4月2日,针对媒体报道的甘肃省折达公路考勒隧道工程质量问题,交通运输部派出专项督导组,赴甘肃省对报道反映的工程质量和工作作风问题整改及有关后续处置工作进行现场督导。

4月1日,中央电视台报道了甘肃省折达公路考勒隧道工程质量问题,相关单位和部门人员作风不实、工作推诿。交通运输部表示,相关报道一方面反映出工程建设质量和安全隐患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了作风建设的问题。交通运输部对此高度重视,强调要采取“零容忍”态度,对报道中提及的问题进行严肃处置,一经查实,绝不姑息。同时,责成有关部门按照“四不放过”(质量问题未查清不放过,责任人员未处理不放过,责任人员未受教育不放过,整改措施未落实不放过)原则,严肃处理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媒体评社团不得招大一新生:有学习无“生活”,算大学生活么

今日(9月14日)媒体消息,江苏一所高校,以让新生“更好适应大学生活”为名,要求校内社团和学生组织在本学期内不得面向大一招新,引起了学生的质疑,并被晒到了网上。

难怪学生不满。有过大学经历的人都明白,入学时经历的“百团大战”,往往构成了观察大学和重新进行自我观察的第一个窗口,其作用,有时并不亚于开学演讲。对于大多数中国学生而言,大一迈入社团,是其第一次不以成绩或“政治表现”、而是以兴趣和意愿进行自我成就的机会,也是第一次以班级以外的“社会人”角度来反观自己、检视自己的机会,而这些,恰恰是大一新生最迫切需要的。如果学习自组织管理、推进社会化、重新自我塑造都不是适应大学生活,那么学校所谓的“更好适应大学生活”,是要适应什么呢?

也许该校一位老师发布的群消息给出了“答案”:“学校现在格外重视考研率,下命令任何学生组织和社团不准向大一新生招新,一律延后至下学期招新。”这里面的思路如此熟悉,初中的孩子们曾被这样训导过,一切要向中考让路;高中的学生们也曾被这样训导过,从现在开始就要进入高考倒计时。当高等教育者以同样的方式定义大学功能时,无怪乎会产生这样的判断:社团活动影响课业;无怪乎会认为,“适应大学生活”仅指适应“学习”,而不是适应“生活”。

这和学生们、以及和对大学有正常预期的人产生了相反的判断。在人格养成的链条上,大学教育处于一个人从未成年人向社会人转变的接榫处;在知识和技能累积上,大学教育处于从模仿迈向创造的关键点。尤其对于中国社会而言,因为基础教育阶段难以避免的升学至上导向,大学更是在这两点上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必须尽力帮助一个年轻人,从适应单一评价标准迈向适应多维评价标准。或者更具体的说,既要提供给年轻人升学的机会,又恰恰要让他们理解,考研并非人生唯一的目标、排他性目标。

在此过程中,社团发挥着重要的助推作用,一流的大学必然有一流的社团文化。耶鲁大学目前有近600个社团面向本科新生招新,哈佛大学、杜克大学“以学生为中心”的社团支持与服务体系,经常被引入教育学学者论文。社团的申请、组织、管理和经费筹措过程,提供了公民教育的最好实践、展示了自由的涵义和限度、普及了权与责的关系、培养了统筹和决策思维、打开了创造与创新的视域。而这些,都在狭义的“学习”之外,却指向了大学生活最重要的目标,提供了一个大学新生应该及早建立起来的视角。

所以有人说,没有社团的大学不是真正的大学。顺着这个思路讲,没有经历社团的大学生,也没开始真正的大学生活。让一个刚刚走过艰难升学之路的年轻人见识大学之大、大学之不同,要从摈弃狭隘的学习观念开始,从让学习回归生活开始。

来源:光明网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出轨”妻子,将丈夫告上了法庭

80后的小赵是富阳本地人,已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了,可这两天他却吃不下也睡不着,因为三岁的儿子被90后的老婆“抢”走了。

爱泡吧的三岁孩儿妈

在外竟称自己是单身

整个事情还要从两人刚认识的时候开始说起。据了解,小赵和妻子小敏于三年前开始交往。三个月后,小敏意外地怀上了宝宝,小赵觉得孩子是上天的恩赐,他身 为一个男人也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两人商量后决定结婚。“我们的感情一直都是很好的,直到大半年前她开始去商场里上班后,整个人就变了。”小赵气愤地说, “每天下班后,她就跟她的小姐妹一起去酒吧玩,直到凌晨一、两点才回到家,有时候索性就不回家。为了这个事情我跟她吵过很多次,也动过手,实在是太可气 了,一个已婚的女子天天去酒吧算怎么回事儿。”小赵还向笔者透露:“她除了爱泡吧之外,还在外面搞起了婚外情。”小赵表示,从妻子小敏每次凌晨回家开始, 他就预料到总有一天会出事。

“我记得很清 楚,这个事情发生在去年的8月份。那天她跟平常一样和小姐妹去泡吧,直到晚上11点,我打电话给她发现她关机了。这个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我马上给她 小姐妹打电话,起先她小姐妹帮她打马虎眼,在我的逼问下,她小姐妹说我老婆竟然跟别人开房去了。”气急败坏的小赵立即赶到了电话中所说的宾馆,准备在宾馆 来个人赃并获。“等了一会儿后,宾馆进来了一位男子,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这个男的。我尾随他进了电梯,等到他进了房间后,我隐隐约约听到我老婆的声音,我 冲进房间一看,果然是她!”

小赵还表示,在看到男子手机里与妻子小敏的聊天记录时差点没晕过去:“在记录里,我老婆跟这个男的说她自己是单身的,从来没有结过婚的。天晓得啊,她已经是三岁孩子的妈啊,我要跟她离婚!”当晚,小赵与小敏拳脚相向,闹得不可开交。

丈夫:“你恢复单身吧

但请把儿子还给我”

得知女儿在夫家受欺负了,小敏的父母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了小赵家,并把小夫妻的儿子带走了。小赵得知此事后连忙前往了岳父母家,可是被拒之门外。接连去了 好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小赵无奈地说:“我真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就是想要回我自己的儿子有这么难吗?”而让小赵更跌破眼镜的是,做错事的妻子小敏 竟然把他告上了法庭。“她以婚后夫妻性格不合、婆媳关系紧张等为由要和我离婚,把我告上了法庭。”

对于状告亲夫一事,小敏显得很淡定:“谁规定已婚妇女就不能去酒吧玩?我就一句话,我没有出轨!那天的男人只是我之前的同事,当时他是买水来给我喝而 已,我们根本没有发生什么。至于我为什么要把他告上法院,我觉得我跟他的性格十分不合,两句话说不到一起就开始动手。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的婆婆,别人家的婆 婆都希望自己儿子的婚姻是幸福、美满的,但是我婆婆不一样,天天在我老公面前说我的不好。我很累了,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我宁愿一个人过。”双方吵闹着,一直 僵持不下。

鄢琴

春节我回家乡,乡亲们告诉我,如今小伙子娶老婆真不容易,女方要礼金少也要20万,大多讨要30万,有的还规定要有车、城里还要有房。

我们需要寻找其他路径。这个路径就是,体制内专家学者继续承担诠释和解读的职能任务,同时给体制外专家学者更大的思想空间。

国民党的问题并不是马英九个人的问题,而是国民党的权贵性质问题。国民党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起到今天,从大陆到台湾,在本质上一直是一个脱离社会大众的权贵型政党。

铁总作为国有部门,为追求自身利益而定价,甚至不惜减少穷人福利,是否违反公平原则呢?